論 貴 族 直 資 中 學
※ 吳迅榮

  月前,一位聖公會小學校長有感於同系的中學轉直資,其學費之高,使成績好而家境清貧的小六畢業生為之卻步, 對我如此慨嘆:「現時的教育改革會引致上品無寒門,下品無貴族。」

  的確,現時政府以教育多元化為藉口,積極鼓吹學校直資化,使學生的學校及學習經驗階層化,不但有違教育機會均等的原則,並且加劇社會學家 Anyon 和 Bowles 所謂的階級複製(class reproduction)過程,做成社會嚴重分化,非香港教育之福!我同意教育上的平等,並不是結果上的平等,而立足點卻是學校和學習經驗的機會均等;即是在教育機會均等的原則下,不論種族、社經背景、宗教和性別,適齡學童均有同等機會接受同類教育,這種理念,廣為教育工作者所認同。一九七零實施的六年免費教育以及一九七八年推行的九年義務教育,將教育公平的理想實現,有能的學生不會因為學費問題而成為接受基礎教育的絆腳石。

  著名中學轉私立沒有問題,轉直資就有問題;問題在於這些學校G接受政府如津貼學校般的資助,卻又收取學生如大學般的學費,結果是將納稅人的金錢用於一小撮有利社群上;有人謂直資學校可增加家長的選校權,不如說增加上層家庭的名校壟斷權,排擠中、下階層學童的入學權。雖然某些直資學校聲稱提供免費學額予合乎條件的學生,但甄選準則之嚴,實在難以接受。這個有數得計,例如有意轉直資的學校以二萬餘元的家庭收入來作為申請免費學額的準則線,試問在維持一家生計外,這二萬多元還剩多少,現在還須額外繳付原本在強迫教育下免費的數千元學費。

  這些生長在中、下階層家庭的學童,在相對地缺乏文化資本(如學習條件)和社會資本(如家長支援)的情況下,努力不懈地考獲名校學位,不但沒有獎賞,卻換來未來五年的沉重負擔,直資學校的學費,對他們的家長來說,簡直是一種附加的累退稅!他們只有兩種選擇,一是放棄選擇直資名校,改而進入其他的津貼中學;其次是硬著頭皮,與大多數貴族子弟結為同窗,除為學費躊躇外,一旦接獲學校要求捐款通知書,不知如何應付,估計伴隨著直資中學出現將會是一系列中、下階層家庭的社會問題,如家長和學生的自尊感受到衝擊,因子女的就學而產生家庭糾紛,或因額外數千元學費而衍生的家庭煩惱。

  在目前的機制下,欲轉直資的名校基本上已盡攬小學名列前茅的精英,歷來行之有效和開放予各階層有能學生的收生辦法廣為社會所認同;誰不知這些名校背後的商人校董,打著階層壟斷的旗幟,將津貼名校轉為直資貴族學校,甄選精英中的貴族精英,收取數以萬計的學費,直接地剝削弱勢社群的選校權,引致家庭問題叢生,也做成社會階層複製及再複製,減弱教育作為社會流動的功能;同時,間接地打亂了香港中學學位的公平分配制度。貴族直資學校的出現帶來這麼大的社會成本(social cost),當權者值得三思。
返回今期《教協報》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