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ionary

教協專業發展中心 盧立業

  Pictionary是一副寓學習於遊戲的「玩/教具」。  

  古老相傳,「讀書時驌讀書,遊戲時遊戲」,可是,在提倡多元智能的年代,讀書和遊戲,是否必須涇渭分明?特別是,好遊戲惡讀書,彷彿是學生的共性,那麼,對學生而言,如果學習有遊戲的叫座力,是否可以矯正學生心目中以為讀書與沉悶同義的錯覺?

  玩「Pictionary」最少四人,分成 2-4 隊,合作通過圖像表達詞語的意思來猜估詞語。單看這種規則設計,即可知過程中包含了人際智能(intrapersonal intelligence)、視覺識知(visual literacy)、創意思考(creative thinking)、形象思維(thinking through imagery)、詞彙建立(vocabulary building)等不同層次的教學內容。  

  遊戲時,每隊選出一名「大畫家」繪畫,描述不同的名稱、現象或概念,供其他隊友猜估。隊友猜中答案後,即能擲骰前進,最快到達終點隊勝。其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有趣現象:原來各人即使面對相同謎底時,會有不同的理解和表達方式,就以其中一個謎底「王菲」為例,有人以諧音形式表達、有人則象形描繪王菲、有人甚至以「霆鋒女友」比喻……,總之就是花樣百出,笑話連篇,創意無限。

 

 

讓學生自行添加詞卡

  當然,除了提供歡笑,我們甚至可以把「Pictionary」「挪用」來給學生課後溫習。每若干課之後,由學生按課程內容擬出詞卡,用來猜估。這是把抽象的概念以形像表達出來,直接調動學生的右腦,以形像連繫概念。

可向家長推介  

  遊戲進行時,教師可以從旁協助,並同時觀察學生的表達方式。事後講解(debrief),引導學生分析各人如何受自己背景、性別、年齡和經驗影響到觀察與繪畫的重點,從而反思各自不同的建構知識的方式。除可教導學生認識群體、尊重差異之外,培養學生的元認知能力(meta-cognitive skill),也可望水到渠成,甚至,這個遊戲,可以向家長推介,在家長日、家教會活動中試玩,讓家長熟習後,在家與孩子共聚其樂。    

  「Pictionary」,並非甚麼石破天驚的新遊戲,也需面對任何遊戲學習的難題──如何確保學生在遊戲過後,習得箇中的學習意義,而不會流於「玩完就算」。這一點,自然是任何於教學中引進遊戲的老師所關顧的。關鍵其實在於教師的掌握和預備,與事後的講解。也許,在共同備課節,老師一起玩玩 Pictionary,是必需的了,說不定到時教員室的歡樂,還可傳染開去呢。用歡笑聲告訴學生,不認真的遊戲態度當然不應施於讀書,不過,遊戲的形式、歡樂的本質,卻是可以和認真的學習水乳交融的。

(Pictionary 由Mattel Inc.出版,於本會超市有售,精裝版售價為$112,初級版則為$135.90。)

回 目 錄